當前位置:主頁 >> 自然生態

行業尋魔第一百六十一章考驗

2020-08-28 15:50:25| 來源:| 編輯:| 點擊:2次

寻魔 第一百六十一章 考验

淩一凡與大漢見方子浩動起手來,不遲疑,那大漢緊隨其後,祭出一件飛劍秘寶直奔那雨閣二人,淩一凡見狀直奔那魂嬰果而去。

那雨閣二人見淩一凡去汝嬰果,當下心中大急,但被方子浩和大漢的攻擊所阻,只能可奈何的看著魂嬰果被收走。此時方子浩祭出的金色大棒轟然一聲落下,砸在那二人祭出的防禦秘寶上,強大的能量向四周迸射而去,連周圍堅韌的黑色松竹都折斷許多。

大漢的飛劍秘寶也是不遑多讓,同樣將二人的身形震的向後退出數丈,雨閣二人站在塵埃中,彼此相視一眼,見留下來也是用,趁著方子浩三人沒有追來,慌忙遁走。

方子浩見二人落荒而逃,也沒打算追擊,轉身祭出秘寶直奔大漢而來,同時口中吆喝道:“李雲聰,本少爺還沒找你算賬呢,今天打你滿地找牙!”

大漢見狀暗呼不妙,急忙飛遁至淩一凡身後,對淩一凡道:“淩兄幫忙解釋解釋!”

淩一凡苦笑一聲,拉住方子浩道:“我已經跟他和好了,你就放過他吧!”

方子浩眼珠子一瞪,仿佛聽到了什麽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沖著淩一凡張牙舞爪的道:“你…你說什麽呢?他可是害的你差點交代在修羅場的,這可是生死大仇,你怎麽能原諒他?你腦子壞了不成!”

<初步预计p>那大漢一臉尴尬的站在一旁,此事一提起他就萬分後悔,眼下被方子浩一說是心底自責。

淩一凡看了二人一眼,對方子浩道:“在這噬魂絕地他也幫過我,算是扯平了,此人心性倒也不壞,只是耿直了些,被人利用而已,便就此揭過吧!”

方子浩哼了一聲,瞅了大漢一眼,“給淩兄面子,暫時不與你計較,我可沒說原諒你,看你以後表現再說,哼!”

大漢點了點頭便默不作聲的站在那,淩一凡見二人暫時相安事,內心暗松了口氣,隨即將剛才收取的魂嬰果與三人平分了,對二人道:“別愣著了,趕緊走吧!”

方子浩與大漢一左一右的跟在淩一凡身側,方子浩興奮道:“可總算遇到你了,你是不知道,也不知道怎麽搞的,一進來就我自己,這段時間差點沒把我給憋死。這回可好了,我們這隊伍三個人,看誰還敢打我們的主意!”

三人一邊閑談一邊向竹海深處行去,就在此時,噬魂絕地中,一須發皆白的老者仿佛一尊恒古不變的雕塑,靜靜的端坐在一處灰暗之所,神識感應著第一層空間的一切,自語道:“那走出禁地妖窟的小家夥一路觀察下來倒是不錯,只是還需要再考驗一下,不知這‘噬魂殿’能走到哪一步,能否解我千年之困!”說完,擡手向鬼林竹海虛空一點,頓時,在淩一凡三人前方不遠處的空間一陣波動,隨後趨于平靜。

淩一凡三人對這裏的一切變化毫所覺,不知不覺便行至了剛才那片波動的空間範圍內,誰也沒有發現,在淩一凡前方不遠處的一小塊泥土比周圍的顔色要深上一些,並且若是感悟元素法則之人定會看到其內隱藏著複雜的紋路。

淩一凡走在三人之前,正好來到這特殊的泥土前,右腳踏出,不偏不倚,正好踩在那泥土之上。頓時,淩一凡只覺眼前一花,天地逆轉,卻是出現在另一處空間之中,擡眼望去同樣的一片漆黑,神識掃過,一片荒蕪,渺人煙,同時一道信息傳入腦海,‘寂滅空間,舍我而出…’

淩一凡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眼前的一切完出乎自己的意料,玉簡中該團夥成員糾集共謀收取保護費可完沒有說過會出現這種情況。淩一凡虛立半空,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半晌方才回過神來,心中暗道:“想必方子浩和李雲聰也被帶到了這處空間,只是不知他們被傳到了哪裏,這‘噬魂絕地’怎麽如此詭異,難不成要被困死這裏不成?怎麽許多東西都和玉簡中介紹的完不同!”

沈吟片刻,淩一凡別它法,只能散開神識在這荒蕪的空間裏飄蕩,心中暗道:“也不知道能否找到方子浩他們二人!”隨即,淩一凡在這盡的空間內向前飛遁而去。

先不說淩一凡飄蕩在盡的寂滅空間,此時,在淩一凡消失的地方,方子浩站在原地頓足捶胸,剛才淩一凡踏足的那塊泥土也恢複了正常的顔色。

方子浩悲憤的大叫道:“奶奶的,怎麽回事?一個大活人就這麽的消失了?傻大個,你剛才看清楚怎麽回事沒?”說著,方子浩來到淩一凡消失的位置一通亂踩,一邊吆喝道:“消失呀,怎麽我不消失!氣死我也!”

李雲聰此時尚未緩過神來,剛才三人一起行走,淩一凡只是比他們略向前而已,但是行到此處大漢直覺眼前一花,淩一凡卻是詭異的消失不見了,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方子浩口中罵罵咧咧道:“這剛一見面還沒多久人就沒了,這該死的鬼地方是不是克我呀!玉簡中怎麽沒有說過這種人會憑空消失的情況?”方子浩氣喘籲籲的坐在地上,眼圈都有些紅了,“淩兄呀,你不會出了什麽意外吧。”

李雲聰見方子浩如此,心中也很不是滋味,開口勸道:“你先別難過,這闖絕地已有近千年了,還沒聽說有誰在這第一層莫名其妙的死亡呢,說不定淩兄被意外傳到了第二層也不一定!”

方子浩聞言,眼睛一亮,摸了把鼻子,一下子從地上蹦起,“說的有理,走,去第二層看看!”

大漢也收拾了一下心情,與方子浩向著竹海中心行去。

此時淩一凡正在那神秘的空間漫目的的飛遁,也不知飛遁了多久,這空間就好像其名字一樣,寂滅聲,沒有一絲生氣,在這裏時間久了,恐怕就是神也會被逼瘋的。

漸漸的,淩一凡的腦海裏沒有了時間的概念,只有這邊際的荒蕪和寂靜,好在淩一凡心性沈穩,耐得住寂寞,情緒並沒有因這荒寂的空間而出現躁動。

一邊飛遁在這死氣沈沈的空間內,淩一凡心中暗道:“以那方子浩的性子如何能在這裏待得長久,恐怕早晚得被這裏死寂的氛圍感染而性情大變,莫說他,即便是我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希望能夠找到出口。”剛才腦海中的那道信息中顯示,只要能找到‘寂滅之門’便可以離開此地,這也是淩一凡飛遁在這處空間裏唯一的希望和動力。

淩一凡心中低歎一聲,繼續向前行去,沒有時間的概念,也沒有哪怕一顆繁星的陪伴,沒有一絲光亮的指引!就連這裏的風都帶著一絲孤寂和死氣,吹在淩一凡的臉上,仿佛也要將他融入到這寂滅的空氣中。若不是跳動的心髒在提示著自己,淩一凡真以爲自己同這處空間一樣,也是一具沒有生命的存在。

淩一凡飛遁的身子漸漸的停了下來,突然落在腳下這荒寂的大地上,神色迷茫,目露思索,心中呢喃自語,“究竟是我融入了這片空間,還是這片空間融進了我?我和空間究竟是什麽關系?”在這漆黑的空間中,淩一凡的目光迸射著奇異的光芒,寂靜聲的空間裏突然風起雲動。

絕地中那須發皆白的老者悚然動容,“悟了?”

寶寶腹瀉拉肚子怎麽辦
軟肝片全療程用藥的注意事項
上海開汽車鎖電話
友情鏈接:
(function(){ var canonicalURL, curProtocol; //Get the tag var x=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link"); //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x.length > 0){ for (i=0;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