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自然生態

能源價格改革必須承受之變

2019-05-14 14:56:01| 來源:| 編輯:| 點擊:17次

能源價格改革:必須承受之“變”

6月19日晚11時,北京的一些加油站外,等待加油的汽車排起了一兩公裏的長龍;

此時,國家發改委官方站已發布消息:從6月20日零時起,將汽油、柴油價格每噸提高1000元;7月1日起將全國銷售電價平均每千瓦時提高2.5分錢。

“這是政府經過深思熟慮、權衡利弊後的慎重決策。”“這是推進資源性産品價格改革的重要一步。”專家對此次油價電價上調如此評說。

別無選擇:必須學會直面國際能源價格的狂飙

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動翅膀,有可能會在美國的德克薩斯引起一場龍卷風。“蝴蝶效應”之說使人們對連鎖反應帶來的巨大改變有了一份生動而深刻的了解。

而國際油價的“扇動”其威力之巨更不難想像。

2008年1月2日,國際油價首度“破百”,引得驚呼聲一片。

此後,國際油價一路飙升,連接突破每桶110美元、120美元、130美元……半年內漲幅超過40%,與去年同期相比則翻了一番。各國經濟不堪重負,消費者怨聲載道。

爲了履行“穩定物價”的承諾,中國政府用價格管制之手和財政補貼之力構築了一道阻擋國際高油價對國內消費市場沖擊的“防火牆”——油價被凝固在2007年11月1日的水平。

同時,盡管國內電煤價格今年年初以來已上漲了30%之多;盡管不止一次地傳出五大發電企業聯合籲請啓動煤電聯動、上調電價的消息,但電價始終未動。

這一道堅固的“防火牆”代價有多大?

我國原油消費近一半靠進口,由于國際油價高企,成品油與原油價格倒挂矛盾加劇,企業加工和進口虧損嚴重。

煉油企業加工一噸成品油虧損近3000元,中石油利潤大幅下滑,中石化則整體面臨虧損;

月,五大發電集團中除華能外,均出現經營虧損……

當又一個夏季用電高峰到來之際,一些大型火力發電廠因資金緊張引發的電煤庫存不足成爲供電保障的最大隱患。“我每天都緊盯著直供電廠的存煤數量,目前電監會已建立了對全國電煤供需、跨區送電等重要信息的監測預警制度。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發電廠因爲資金鏈斷裂而缺煤停發。”國家電監會市場監管部副主任常建平日前在接受采訪時說。

據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王慶測算,中國2007年對成品油價格的所有補貼(包括來自財政預算的直接資助以及石油公司的虧損)總額約270億美元,相當于GDP的0.8%。如果國際原油價格維持在每桶130美元,且國內成品油價格保持2007年11月1日調價後的水平不變,估計2008年的所有補貼總額將達到1000億美元,相當于GDP的2.2%。

“目前我們國家進行財政補貼的實力是有的,但靠財政補貼維持能源低價帶來的問題是,用得越多獲得的補貼就越多,這與我國倡導的節能環保的發展方向是不一致的。”常建平說。

當大排量高油耗的運動型多功能車(SUV)因高油價在美國遭冷遇的時候,今年前5個月我國國産SUV銷量卻同比增長39.72%。而加長“奧迪”、加長“寶馬”、超長“雅閣”等中國市場專屬産品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低能源價格政策的弊端。

世界銀行的一份報告指出,能源使用量的降低,有55%歸功于價格的調整。中國迫切需要加快建立更高效的能源價格體系和財稅體系。

漲價之後:如何避免增支成爲無法承受之“重”

專家指出,權衡能源漲價帶來的通脹沖擊和人爲低價格的低能效,前者應屬“兩害”之輕。

但油價電價上漲對CPI的影響依然是普遍關注的焦點問題。

據測算,此次汽油、柴油的全國平均零售基准價分別上調16.7%和18.1%,全國平均銷售電價上調4.7%。

國家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分析指出:“由于不調整居民用電價格,此次電價調整不會對CPI産生直接影響。不調整農業和化肥生産電價,也有利于穩定糧價,減緩物價總水平上漲的壓力。工商企業用電價格調整後,對物價總水平影響有限。總體來看,此次電價調整對CPI的影響不大。”

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研究員張永軍匡算,此次油、電價格調整將推動月度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環比上升0.4個百分點左右,間接影響則取決于其擴散反應。

爲控制調價帶來的連鎖反應,發改委明確要求,這次成品油調價後,與居民消費密切相關的鐵路客運、城市公交、農村道路客運、出租車、液化氣、天然氣價格均不得提高;成品油價格調整對出租車行業的影響,采取增加財政補貼、進一步清理不合理負擔解決;鐵路貨運價格、民航燃油附加標准以及公路客運價格允許適當疏導,但必須從嚴控制,由企業自行消化一部分成品油提價帶來的成本增支因素,防止價格水平不合理上漲。

爲防止煤、電價格出現輪番上漲,依據《價格法》有關規定,決定對全國發電用煤實行臨時價格幹預措施。

同時,各地要繼續加大減免政府規費、減輕經營者不合理負擔的工作力度。對已經實行市場調節價的公路貨運和水運價格,各地要加強監測,防止不合理漲價。對整車運輸的蔬菜、生豬等鮮活農産品過路過橋費一律予以免除。“各地要切實做好糧食、食用油、豬肉、蔬菜等副食品供應和價格穩定工作,努力穩定價格總水平。”發改委有關負責人強調。

財政部6月20日宣布,爲有效緩解成品油價格調整對困難群體和公益性行業的增支壓力,中央財政已于成品油價格調整當日緊急撥付補貼資金198億元

能源價格改革必須承受之變

。其中,對漁業、林業、城市公交、農村道路客運、城市出租車五類補貼對象增加補貼資金120億元;對種糧農民再次增加農資綜合直補資金78億元。

從7月份起,城市低保對象每人每月補貼15元,農村低保對象每人每月補貼10元,中央財政對中西部地區給予全額補助。

價格機制:理順並非僅僅一個“漲”字

進入高溫的暑期,國際油價也在持續地發“高燒”。

7月1日,受國際能源機構預測未來全球石油供求依然緊張等因素影響,紐約、倫敦兩地油價盤中再次雙雙沖破每桶143美元,並創下最新收盤紀錄。油價還有可能直奔150美元而去。

而中國的油價雖然經過了6月20日這一次有力度的調整,但與國際接軌還有不小的距離。部分地區還會再度出現排隊加油、停供限供的現象。

對因電煤價格不斷上漲而不堪重負的發電企業來說,此次電價上調雖然可以暫緩“燃煤”之急,但業內擔心的是,單純限制煤價並不能從根本上直接扭轉電企的困境局面。煤炭漲價的壓力依然沈甸甸地壓在發電企業身上。

煤價上漲根本在于供需失衡。目前,全國各主要産煤地區、多數煤炭生産企業都很少有存煤,用煤企業搶購煤炭的情況普遍存在。而在這一現象背後的事實是,高耗能行業的高速發展加大了對煤炭和電力的需求,並最終導致對煤炭的需求大增。

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齊建國說:“節能減排實際上是經濟問題,應利用包括價格在內的市場經濟手段來解決。”

有關專家指出,國際能源的高企還會持續較長時期,我國必須盡快改革和完善能源價格形成機制,使得價格真正反映價值,促進我國盡早建立起節約、高效的能源利用系統。首先應研究建立成品油市場定價機制。在控制通脹的前提下,建議盡快開征燃油稅,建立石油戰略與商業儲備,開放油源進口與批發,發揮市場作用,在國際石油價格走低時進口,在高價時出口。

爲實現節能環保目標,調整能源結構,應繼續大力發展天然氣、可再生能源等替代石油産業,大力發展水電、核電等節省煤炭消耗的能源,減少火力發電。同時,提高節約石油、電等能源的全民參與意識,建設“環境友好型,資源節約型”社會沒有全民的參與是不行的。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