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環保家居

行業p天下第一p

2020-08-28 10:50:32| 來源:| 編輯:| 點擊:2次

天下第一

江湖傳說,有一把天下最快的劍,有一個天下最快的劍客。

可是,從來沒有人知道這天下最快的劍在哪裏,更沒有人知道這傳說中的劍客姓甚名誰、何門何派、人在何方。

有人說,這劍客如此神秘,是因爲見過他和他的劍的人,全都已經死在了他劍下。

有人說,這所謂的天下第一劍,不過是好事之徒杜撰的,世間根本沒有這樣一把劍,更沒有這樣一位劍客。

也有人說,這劍客其實已經死了,而且是死在了當今武林最有名的大俠陸聞天,陸大俠手中。

江湖傳言,衆說紛纭,真真假假,莫衷一是。

不過,有一件事確實如傳言所說,陸聞天,陸大俠的確是武林中最有名的大俠。無論是江湖名宿,還是市井小兒,陸大俠的名號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陸聞天憑借手中一把長劍,孤身闖蕩江湖。從一個無人問津的普通劍客,成爲了如今天下聞名的陸大俠!

如今的陸大俠,有天下最鋒利的寶劍,天下最美的妻子,還有天下最忠誠的仆人。他的兒子,陸少俠,年紀輕輕便在江湖中嶄露頭角。他所居住的陸府,幾乎成了武林聖地,江湖中人都以去過陸府爲榮。

幾乎得到了武林中人夢寐以求的一切,陸大俠卻並不開心。

這天,他又在府中藏劍閣內待了一整天。他每次有心事,便喜歡一遍遍地擦拭他用過的這些寶劍。從那把最初陪伴他闖蕩江湖的長劍,到現在這把天下最鋒利的寶劍。

陸大俠如此認真地擦拭著,連他心愛的陸夫人叫了他三次,他也沒回答。

聞天!陸夫人又用力叫了一次,語氣中帶著些許怒氣。她不知道他爲何整日郁郁寡歡,爲何天下人都羨慕他們,他卻還是心事重重。

夫人。陸聞天這才從沈思中回過神來,你叫我?

陸夫人故意生氣道:我叫了你半天了,你頭都沒擡一下!看來你更加喜歡那堆破銅爛鐵!

夫人息怒,我的錯,我的錯。陸聞天小心地收起寶劍,走到陸夫人身邊,輕輕摸著她臉頰,笑道,有什麽事,勞駕夫人親自過來?

能有什麽事,還不是你寶貝兒子!陸夫人臉色緩和了許多。

寶貝兒子怎麽了?闖禍了?

那倒不是,他在後院等你,你自己去一看便知。陸夫人故意賣了個關子。

陸大俠皺眉道:哦?還要我過去?

你到底去不去!陸夫人秀眉微蹙,輕輕跺了下腳。

去去去!陸大俠連忙拉著陸夫人的手,往後院趕去。

陸夫人這才笑道:這還差不多!

後院裏,陸少俠手握長劍,迎風而立,看到陸大俠過來,也不行禮問候。

陸大俠見他如此傲慢無禮,剛想發作,陸夫人馬上捏了他一下。

這時,府中家丁老楊,恭恭敬敬地走到陸大俠面前,抱拳道:陸大俠,我家少爺近日來連敗武林十大高手,今特來請陸大俠賜教!說完,老楊劇烈地咳嗽了一陣。

陸大俠等老楊咳完,輕輕拍了拍他後背,柔聲道:老楊,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老爺。老楊又對陸夫人行了個禮,才轉身離去。沒走多遠,又咳了起來。

陸大俠目送老楊離開,才隨手折下一根枯枝,緩步向陸少俠走去。

看劍!陸少俠輕喝一聲,提劍疾刺!

啪!一聲清脆的啪打聲後,陸少俠停了下來。他只覺虎口劇痛,手中長劍已經折斷!

啪!幾乎是同時,又是一聲清脆的拍打聲。

啊~陸少俠慘叫一聲,手中斷劍再也拿捏不住。

聞天,你幹嘛!陸夫人心疼地跑了過來。

陸大俠手一揮:你別過來!

陸夫人聽出了他語氣中的怒氣,只好停住了腳步。她知道他只有特別生氣時,才會如此。

陸大俠折斷手中枯枝,背對著陸少俠道:你可知錯?

孩兒不該冒犯父親大人。陸少俠握著紅腫的手腕,強忍劇痛。

還有呢?

孩兒不知,請父親大人明示!

陸大俠轉過身道:你連敗十大高手便滿臉傲氣,這是其一。面對長輩,出劍不留余地,這是其二。老楊病重,你不加憐惜,這是其三。

陸少俠低頭道:父親教訓的是,孩兒知錯。

好。陸大俠點點頭,指著書房道,去思過三天,抄寫家法三百遍。

是。陸少俠眼中閃著淚花,又強忍著不讓淚水流下。

等陸少俠離開後,陸夫人才道:怎麽生這麽大氣?

陸大俠長歎一口氣道:只有如此,他日後才能站在武林巅峰。

陸夫人笑道:你不就站在武林巅峰,又是誰教你的?

陸大俠突然沈默不語,呆呆地望著天空片刻,緩緩轉身離開。

陸夫人笑容一下子凝固,望著他離開的背影,良久,良久。

她不懂他,可能永遠也不懂。

巅峰二字,如同烙印般刻在陸大俠心頭,揮之不去。

幾天之後,向來行事低調的陸府,忽然揚言挑戰天下英雄!郁郁寡歡的陸大俠,也一反常態,變得豪氣沖天。

消息一經傳出,江湖上立刻鬧得沸沸揚揚。

其實,敗在陸大俠劍下的英雄好漢,本就不計其數。有膽量接受陸大俠挑戰的,可謂屈指可數。尋常人物不敢自取其辱,成名人物更是不敢,因爲他們更輸不起。

所以,偌大的武林,接受挑戰的,只有殺人無數的江南大盜、人屠霍殺和武林泰鬥、神刀馬。

霍殺是不怕死、不怕輸,馬是不敢躲、不能輸。

決鬥的時刻終于來臨。

陸大俠又恢複了往日的沈靜。

霍殺氣勢洶洶地帶著手下沖入陸府時,陸大俠一人一劍,凜然不懼。

陸聞天!你真是夠狂妄!天下人都怕你,老子偏偏不把你放在眼裏!霍殺長槍指著陸大俠道,今天老子就殺了你陸聞天,搶了你老婆,燒了你陸府!

陸連年會表演個節目都全情投入。中高層幹部心力充足大俠冷笑道:是一起來,還是一個個來?

狂妄!霍殺身形閃動,長槍如蒼龍出洞。

锵!長劍出鞘。

一劍斷槍,一劍斷臂。

哐當一聲,霍殺兩截斷槍,一條斷臂,同時掉在了地上。

兩劍,僅僅用了兩劍,人屠霍殺在陸大俠面前竟然如此不堪。

你!霍殺咬牙按著鮮血噴湧的斷臂,爲什麽不殺我!?

陸大俠長劍回鞘:你殺人無數,死有余辜。斷你一臂,以示懲戒,望你悔過!

霍殺低頭不語,帶著手下快步離開。

從此,江湖中再也沒有了人屠霍殺。

三日後,武林泰鬥神刀馬也來到陸府。

與霍殺不同,這次江湖中各門各派。將陸府裏裏外外圍地水泄不通。

神刀馬成名江湖數十年,一把快刀縱橫江湖,罕遇敵手。如今馬門下弟子數千人,勢力遍布各門各派,是武林公認的泰山北鬥。

陸聞天揚言挑戰天下武林,可以說,馬就是代表天下,代表武林!

陸府大院內,馬閉目撫須,一言不發。

陸大俠上前行禮道:晚輩陸聞天,見過馬掌門。

陸大俠一連說了三次,馬都沒回答。陸大俠也不生氣,一直保持行禮的姿勢,等待馬回答。

過了片刻,馬像是終于蘇醒一般,慢悠悠地道:聽聞陸大俠揚言挑戰天下?

陸大俠忙道:馬掌門言重了,在下不過是想跟天下英雄共同探討武學罷了,何來挑戰之說。

好一個探討武學。馬見陸大俠如此恭敬,也不好再說什麽,伸手道:拿刀來。

等等!陸大俠見馬要動手,急道,馬掌門,我們有言在先,今日只爲探討武學,點到爲止,兵不見血!

哈哈哈周圍各門各派人物一陣哄笑,都在低下竊竊私語。

馬也笑道:怎麽?你怕了?

陸大俠正色道:馬掌門神刀縱橫江湖,豈有不怕之理?

馬扶須點頭道:好,今日點到爲止,兵不見血!

請!陸大俠這才長劍出鞘。

看刀!神刀馬,名不虛傳,手上快刀劈山開河,不愧神刀二字。

陸大俠身若鬼魅,劍若遊龍,任他神刀再快,也難近其身。

刀影,劍影,人影,刀劍人幾乎合爲一體,難解難分。

周圍各門各派數千人,個個睜大雙眼,緊緊盯著這刀、劍、人。原來馬掌門這麽厲害!原來陸大俠這麽厲害!原來武學還能達到這般境界!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沒有人去管,沒有人去在意。

所有人只知道馬和陸大俠兩人忽然停了下來。

誰勝?

誰敗?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知道答案。

哈哈哈,哈哈哈哈!陸大俠與馬對視良久,忽然開始一同放聲大笑。

馬笑道:好你個陸聞天,真是後生可畏啊!

陸大俠忙道:馬掌門神刀天下無敵,晚輩真是大開眼界。

好,好,好。神刀馬一連說了三個好,一揮手,帶著門下弟子離開了陸府。

到底谁胜誰敗?没有人知道。

既然不知道誰勝誰敗,那便是平手!看來他們一刀一劍,稱雄武林,並列天下第一!

從此再沒有人敢向陸聞天挑戰。也沒有人注意到,馬長長的胡須,突然短了一截。

陸府又恢複了往日帶路工“轉戰”進島新通道的安靜,陸聞天又變得郁郁寡歡。

又過了幾月,已是深秋,秋意正濃。

這天一大早,陸府大門上不知何時被人寫了幾個字。

十日之後,斷天崖,如你所願。這短短幾個字,雖然寫得不明所以,但字迹铿锵有力,寫字之人功力絕不一般。

陸聞天看到這幾個字,忽然眼睛一亮,抑郁之色一掃而空,變得比前段時間挑戰天下英雄還興奮。

你一定要去?陸夫人拉著陸大俠的手,關切地道,你已經跟馬打成平手,武林中人都說你們並列天下第一,還不夠嗎?

陸大俠掙開陸夫人的手,沈聲道:一定要去!

陸夫人急道:要是有人設計陷害你呢?

陸大俠輕輕一笑:龍潭虎穴,在我陸某人眼中,不過兒戲。

沈默良久,陸夫人像是終于下定決心一般,認真地道:斷天崖路途遙遠,我陪你去!

陸大俠笑著搖搖頭,愛憐地摸了摸她額頭:你去幹嘛,我又不是去遊山玩水。你還是在家督促我們寶貝兒子好好練劍。

不行!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陸夫人堅持道,你實在要去,讓老楊陪你去,這麽多年都是他在照顧你。

可是他的病.

他的病不礙事了!陸夫人搶著道,前些天莫神醫給他抓了幾帖藥,他這幾天氣色好多了。陸夫人有時候真不願意他這樣,對誰都是有情有義,偏偏對自己苛刻。

好吧,好吧,我的夫人啊,聽你的還不成嗎。陸大俠傲不過她,只好道,就讓老楊陪我去,行了吧。

道別陸夫人、陸少俠,陸大俠與老楊日夜兼程,十日之後終于到了斷天崖。莫神醫果然厲害,一路上老楊確不怎麽咳了。

斷天崖高逾萬丈,直插入雲。

陸大俠背劍而立,目視遠方,任憑秋風呼嘯。

十日之約已到。秋天的夕陽,映照地天空一片血紅。

陸大俠堅定的目光,像是要穿透這血色的天空。

深秋的斷天崖,透著絲絲涼意。

老楊將一件大衣披在陸大俠身上:老爺,太陽都快下山了,或許那人不會來了,我們還是回去吧。

陸大俠沒有回答,只輕輕搖了搖頭,目光依舊堅定。

又過了良久,夕陽下,一群南飛的大雁忽然驚叫連連,四散逃竄。

一股逼人的殺氣,直沖雲霄!

陸大俠抖去外衣,拔劍回頭!

身後,除了老楊靜靜的矗立,並無他人。

陸大俠警惕地四下張望,連連揮手道:老楊,快躲開,有殺氣!

老楊靜靜地搖了搖頭,眼中盡是哀傷。

陸大俠手心沁出汗珠,緊緊握著手中長劍:老楊!還不躲開!

又叫了兩聲,陸大俠似乎發現了老楊奇怪的神色,他猛然驚醒:殺氣是從老楊身上傳出的!

陸大俠如夢初醒:老楊,是你?!

老楊沒有回答,只默默點了點頭。

陸大俠還是無法相信:不可能,怎麽會是你!

老爺,出劍吧。老楊終于開口,語中盡是無奈憂傷。只見他從懷中取出一把鏽迹斑斑的鐵劍,靜靜地矗立。

是你!真的是你!陸大俠終于不再懷疑,取而代之的是無法言語的興奮!

很快,陸大俠又恢複了冷靜,他擦了擦手心的汗漬,昂首道:陸某有眼無珠,枉與閣下相處二十載。今日能與君一戰,實乃陸某之幸。

老楊痛苦地搖了搖頭:老爺,出劍吧。

看劍!陸大俠冷喝一聲,電光火石間,長劍已到老楊跟前。

忽然,矗立不動的老楊,竟然在一瞬間消失。

陸大俠只覺後脊發涼,在老楊憑空消失的那一瞬間,他便知道自己敗了。

一把鏽迹斑斑的鐵劍輕輕地放在陸大俠肩頭。

陸大俠的身體像是石化一般,一動不動。深秋的寒意從他周身百骸湧入,直達內心深處。

老楊收起鐵劍,一步一步向斷天崖下走去,心情沈重。

剛走兩步,背後忽然傳來刷地一聲。老楊猛然回頭,只見陸大俠的身體迎風倒下。

老楊飛身向前,接住了陸大俠逐漸冰冷的身軀。

望著懷中神色平靜的陸大俠,老楊忽然開始劇烈地咳嗽,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

從此,江湖上再也沒有了陸大俠,沒有了天下最快的劍,也沒有了天下最快的劍客。

有人說,陸大俠厭倦了江湖,隱居了起來。

有人說,陸大俠就是天下最快的劍客。

有人說,天下根本沒有最快的劍客。

俠客行

唐 李白

趙客缦胡纓,吳鈎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飒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裏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嬰兒拉肚子什麽原因
贛州哪裏治療白癜風效果好
吉林白癜風醫院地址
友情鏈接:
(function(){ var canonicalURL, curProtocol; //Get the tag var x=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link"); //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x.length > 0){ for (i=0;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