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綠色生活

行業天道軌痕第二十一章短暫幸福

2020-08-28 08:53:27| 來源:| 編輯:| 點擊:2次

天道轨痕 第二十一章 短暂幸福

不知不覺,已經是四十多天過去了,楚凡心中堵得慌,李半仙那句話時不時的在他的耳邊回蕩:四十九天之後。

楚凡相信,李半仙絕對不會平白無故的給出四十九天的回複,難道四十九天便是那些讓他不安的事情會發生的日子?

這個時候,若水手中拿著一個風筝,道:“小弟,明天我們去看日出,然後再去放風筝。”

“啊?”楚凡一時沒有回過神來,隨口應道。

“我聽天雲哥説了,東黃山的日出很好看,明天沒有特別的安排,你就陪我去日出吧。”若水以爲楚凡另有安排,眨動這閃汪汪的眼睛盯著楚凡,一副可憐的樣子。

看著若水的樣子,楚凡心中的陰雲頓時驅散不少,他一笑,道:“大姐大的吩咐,小的哪有敢不從。”

若水甚是歡快,她帶著風筝風風火火的跑開去了,臨走之前,回頭望著楚凡,道:“要是今天我還不能夠將這風筝飛上去,明天你就得老老實實的教我,知道嗎?”

“嗯!”楚凡重重的diǎn了diǎn頭。

傍晚時分,若水提著幾乎快要變形的風筝氣喘籲籲的走了回來,她坐在凳子上,嘟著嘴悶悶的生氣起來。

“喲!”楚凡陰陽怪氣的一叫,走到了若水的面前,扮了一個鬼臉,道:“是誰惹我們的大姐大生氣了。”

“就它啦!”若水指著風筝很是泄氣的説道:“我放了一天,結果都沒有放上去!”

楚凡拿起風筝一看,頓時就噗呲一笑,若水沒有將風筝放上去倒也是必然的事情。

“你看呀。”楚凡指了指風筝的線,道:“你的鬥線多沒有弄好,還怎麽報告指出放得上去啊。”説著,楚凡重新調整了一下鬥線的位置,他試了試,風筝的迎風吃力度大幅提高不少。

若水一看,很是興奮的從楚凡手中結果風筝,一副想要立即就外出放一放的模樣。

“你不是説明天讓我教你麽。”楚凡一面説,一面向著廚房走去,道:“我弄了一頓好吃的,你要出去的話,那麽我就一個人享用了。”

若水一聽楚凡已經弄了一頓好吃的,她頓時就放棄了放風筝的打算。

楚凡就遣散了婢仆,當下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動手,但是兩人卻樂此不彼,相對而言,若水更喜歡楚凡弄的飯菜。

望著楚凡端上來的幾盤菜,若水舔了舔嘴,可憐兮兮的望著楚凡,道:“快diǎn給我筷子啊。”

爲了防止若水偷吃,楚凡總是在飯菜都上完之後才將筷子一起帶來。

端著最後的一大盆的水煮魚,楚凡帶上了筷子走了出來。

“你説你爲什麽就能弄出這麽好吃的東西呢?”若水搶過筷子,夾了一大把的菜放到了嘴裏,含糊不清的説道:“就你這技術,再精熟一diǎn就能趕上我了。”

“喝!”楚凡不滿的一叫,道:“貌似一直以來,都是我給你弄吃的,你既然説你弄得好吃,那我很有興趣和你比試一下。”

“誰怕誰呀!”若水一面風卷殘雲般的收拾楚凡所做的飯菜,一面挑釁的揮著手,道:“就明天,明天看完日出,放完了風筝,回到家,我就和你比試。”

“家。”楚凡心中一陣激蕩,他微微的一笑,而後張大了筷子和若水爭搶起來。

沒有多久,兩人已經將一桌飯菜給清掃幹淨,若水抹著眼角被辣出來的眼淚,一臉興奮和意猶未盡的説道:“就是這個味!太好了。以後,我們輪流做飯,你每次都做一份這個吧。”

楚凡辣得大口喘氣,他很是滿意若水的表現,他很是得意的一笑,道:“祖傳秘制,火爆水煮魚,知道厲害了吧。”

“嗯,嗯,嗯!”若水使勁的diǎn頭,道:“要不,你教我怎麽做吧。”

楚凡站了起來,很是嚴肅的拍了拍若水的肩膀,道:“學習我們祖傳的水煮魚,任重而道遠,你可有這樣的覺悟!”

“有!”若水重重的diǎn了diǎn頭,道:“爲了這絕世的美食能夠收入我的囊中,我有那樣的覺悟!”

兩人搞得像是收徒一樣的嚴肅,而後楚凡噗呲一笑,道:“你終于上當了,來,叫一聲師父。”

“去死!”若水站起來,就要擰楚凡的臉蛋。

“師父你都打?”

“嗯!”

。。。。。。。。

手臂帶著若水的牙印,楚凡笑了笑,閉上眼睛緩緩的入睡了。

不多時,楚凡突然驚醒,他滿頭大汗,心有余悸的回想著不久前的噩夢。他算了算時間,已經是李半仙口中的四十九天的前一天了,心中不由得又疑問重重,難道真的會有既定的命數等著他?

楚凡夢中驚醒,那噩夢讓他驚出一身冷汗,如果真如夢中一樣,他又該如何應對?

雞才叫了頭遍,楚凡收攏了那些讓他心煩不已的想法,躺在床上,繼續睡覺。

楚凡剛剛睡下不久,若水便風風火火的敲著楚凡的房門,很是興奮的叫道:“懶豬,快起床了,再不起來,太陽就要曬到你的屁股了。”

楚凡迷迷糊糊的看了一下窗外,外面黢黑一片,楚凡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讓我再睡一會兒,這哪裏來的太陽啊。”説著他倒了下去,想要繼續睡覺。

“等太陽出來,我們就不能在東黃山處方藥在大衆媒介做宣傳的有52個品種。看日出了。”若水在外面拍著門,卻發現房裏依舊沒有動靜。

“懶豬啊,快diǎn起床啊!”若水叫嚷著,一面找來鍋碗瓢盆放在楚凡的房門前敲打起來。

“吱呀!”楚凡打開房門,像是看著怪獸一樣的看著若水,可憐兮兮的説道:“讓我再睡一會兒,就一會兒。”

若水轉動著汪汪靈動的眼睛,她重重的diǎn了diǎn頭,道:“好吧,你再去睡一會兒吧。”

楚凡半眯著眼睛,沒有睡醒的一笑,顯得很是白癡,而後他轉過身去,迷迷糊糊的摸索著走向了床,而後,他睡了上去。

“時間到了。”楚凡才剛剛躺下,甚至連眼睛都還沒有閉合,若水又叫嚷起來,她敲著鍋碗瓢盆,歡快的叫嚷著:“起床了,起床了,時間到了。”

楚凡知道,自己是沒有在繼續睡下去的命了,他半眯著眼睛,一步三頓的走了出來,而後走到了若水的面前又蹦又跳起來。

“還想給我裝沒睡醒是不是。”若水伸出手,精准無誤的抓住了楚凡的耳朵,楚凡頓時就清醒了不少,他知道,自己再這樣挑釁的跳一下,若水定然會擰著他的耳朵轉上一百八十度甚至是二百七十度。

楚凡登時睜開了雙眼,眼神铮亮,像是出鞘的寶劍一般,很是鄭重的看著若水,唱道:“我准備好了,我准備好了。”

若水抿嘴一笑,甚是甜美,她放下楚凡的耳朵,道:“看在你有得陪我一整天的份上,我決定,這次的錯誤先給你記在賬上。”

“啊,”楚凡有些不甘心的叫嚷道:“才是記在賬上啊,可不可以不算在賬上啊。”

“你要是不喜歡,那就算了。”若水壞壞的一笑,説話間,又要上千擰上楚凡一把。

“喜歡,當然喜歡!”楚凡往後一退,連忙説道:“記在賬上的決定真是太好了,我太喜歡了。”

“哼,一diǎn都不真實!”

“哪裏啊!”楚凡怪叫道:“你看我的眼睛,認真的看著我的眼睛,你都看到了什麽。”

“你沒有洗臉。”若水呵呵一笑説道。

“那是次要問題,那道你就看不出我對那喜歡的真誠嗎,這眼神,懇切當中充滿這無盡的幸福和感激,細長而又悠遠,這麽真誠的眼神,你就看不出我的喜歡嗎。”

若水樂得前仰後翻,她揮了揮手,道:“好吧,就讓你真誠一回吧,你的真誠,我看到了。”

“嗯。”楚凡這才放心的去洗漱。

“走!”楚凡咧嘴,故意露出雪白的牙齒,似乎想要迎著光閃亮一下一般的説道:“我准備好了,我們走,看日出!”

第四十九日,兩人一起向著東黃山,看日出去了。

走了一路,楚凡突然又想起了今天是第四十九日,心中愣是堵著慌。

“不管那個李半仙什麽的,他就是一個老神棍,忽悠著我呢,我幹嘛就爲了他一句話而在這裏弄得自己心神不甯的。”

人往往在遇到自己最在意的事情的時候,那種由于無法確定帶來的不安才會那麽的明顯。

楚凡一次又一次的説服子自己,然後又一次又一次的反悔,不住的擔心起來。一路之上,他都不能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若水當然很是不滿楚凡的表現,她嘟了嘟嘴,哼了一聲,而後也不理會眼神沒有落diǎn的楚凡一個人在後面慢悠悠的走著,自己大步向著山巅走去。

若水以爲楚凡會立即跟上來,但是,她回頭一望,楚凡還是一個人雙眼空洞的緩慢前行。

若水氣得不輕,她很是不滿意楚凡在陪著她的時候還在想著其他的事情,她折了回去,抓起楚凡的手,張嘴就將虎牙遞上去。

楚凡此時的專心致志可謂是一流,直到若水都已經咬了他一段時間之後,他才後知後覺的叫了起來。

“你能不能認真一diǎn啊。陪我看日出就這麽無聊麽?”若水憋著嘴,很是委屈的説道:“你要是不喜歡,現在就回去睡覺吧。”説完,她放下楚凡的手,一個人向著山dǐng而去。

楚凡聽出了若水的委屈,急忙追了上去,拉著若水的手,一臉討好的逗樂,道:“哎喲,讓我猜一猜是誰讓我們的若水小朋友生氣了,一定是那個愣頭楚凡吧,作爲宇宙的正義化身,我幫你收拾他一頓吧。”説完,楚凡擰著自己的臉,擰出各種鬼臉,嘴裏嘟哝道:“讓你惹若水不高興,讓你惹若水不高興,看我不把你擰成豬頭!”

看著若水百變的鬼臉,若水忍不住笑了起來,她拉著楚凡的手,心中有些疑慮的問道:“到底是什麽事情讓你那樣的魂不守舍?”

“你猜呀!”楚凡抖了抖眉,一副壞壞的樣子,心中卻不停地想要找一個借口出來。

若水沈吟了很久,她撅著嘴,道:“告訴我吧,我想不出來。”

“我在想,你做出來的飯菜會不會是大規模殺傷武器吧。”説完,楚凡已經向著山巅跑去。

“啊!?”若水揮了揮拳頭,快速的追了上去。

時間不多,兩人已經來到了山巅之上。

東黃山千丈余高,和很多的萬丈高山相比,它卻有一種峥嵘的感覺,山路崎岖,怪石嶙峋,如此地形,也就只適合有所修爲之人才能夠攀登。

站在山巅之上,遠眺天際之間,像是泛白的魚肚,又像是遊移不定的棉花糖,不久之後,天際之間露出一周淺淺的玫瑰紅的晨曦,煞是好看。

若水依偎在楚凡的懷中,看著那團淺淺的紅,幽幽的説道:“要是時間能夠永遠的停留在這一刻該有多好啊。”

“我才不要呢。”楚凡説道。

“你!”若水有些生氣。

“這一刻雖然美好,但是你還會有一個更加美好的未來,你會有很多這樣看日出的機會,你還會有一大群的兒女。”

若水一臉通紅,她擡起頭,望著楚凡,問道:“楚凡,你愛我嗎?”

“嗯!”楚凡diǎn了diǎn頭,但是楚凡卻有些不願意這樣直白的表達出來,只是diǎn頭而已。

“如果愛,那你告訴我,好嗎?”若水有些渴求的説道:“告訴我,好嗎?”

楚凡沈吟了很久,他張了張嘴,幾乎就要把那句話説了出來:若水,我愛你。

然而,這句話還沒有説出來,他就感覺到了危機的靠了來。

難道,真如李半仙所言,這便是躲不開的命數。。。。。。

先聲藥業再上市
廣東在哪裏買複方鼈甲軟肝片
孩子秋季腹瀉
友情鏈接:
(function(){ var canonicalURL, curProtocol; //Get the tag var x=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link"); //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x.length > 0){ for (i=0;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