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環保新聞

行業出租屋煉出香奈兒香水

2020-08-28 09:11:25| 來源:| 編輯:| 點擊:2次

假冒化妝品生産窩點環境惡劣,他們正在生産假冒的香奈兒邂逅香水。

在全国化妆品产销版图上,广州白云区占据不容小觑的地位。据统计,白云区现有正规化妆品生产企业11 家,占全国三分之一。除了生产,白云区化妆品批发销售也成行成市,三元里化妆品市就预示着改变即将发生。 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局部皮草是今季许多大牌的做法。(VERSACE)   从2010年开始场群坐拥 000家的批零企业,辐射全国。然而,在化妆品行业粗放发展阶段, 假冒难禁 成了一块伤疤,白云化妆品行业也难独善其身。假冒化妆品产销链条如何?日前,白云区食药监局接受本报采访,揭秘化妆品行业不为人知的一些事情。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底,白雲區食藥監局先後檢查規範企業1900余家次,立案查處並結案179宗,涉案貨值8200余萬,打掉制假售假窩點56個。

直击: 大品牌化妆品 出租屋里灌装

日前,白云区食药监局根据群众举报线索联合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支队,对辖内 个制售假冒伪劣化妆品窝点进行查处。执法人员现场抓获正在生产假冒伪劣化妆品的嫌疑人25名,查扣涉嫌假冒伪劣的眼线、唇膏、唇彩等化妆品10多万支,货值达 000多万元。

據了解,截至10月底,今年白雲區食品藥品監督局一共打掉制假售假窩點56個。

在其中一個窩點,看到幾名工人正在生産仿冒歐萊雅、迪奧、香奈兒等國際知名品牌的化妝品。該窩點牆面汙漬層層,地面髒亂不堪,狹小的空間裏,藍身黑蓋的化工桶隨地亂堆,而一些膏狀的化妝品原料則從桶沿溢出,地面還流淌著一些汙水。

化妆品是如何生产?有工人表示,工序很简单,他们将成分未明的原料倒进机器里,挤进一支支印制有英文标签的软管里,再将软管装进华丽的外包装里,就这样,一支价值几百甚至上千的国际大牌化妆品就诞生了。执法人员立即对该窝点进行查处,现场抓获了犯罪嫌疑人9名。据悉,这 个制假团伙从去年 月开始便租赁出租屋从事制假售假至今。

揭秘:

一台灌裝機一台封口機

国际大牌 就这样诞生

假冒化妆品产销链条如何形成?白云区食药监局相关负责人坦言,黑作坊主要高仿两种产品,一是国际大牌化妆品,二是知名本土品牌, 套别人厂名厂址直接生产。 不需要什么高端设备,一两名工人,一间屋子,一台灌装机,一台封口机,就可以实现假冒化妆品的生产。 该负责人说,生产假冒化妆品包括了仿制品牌包装、购买原材料体、灌装等几个环节。

该负责人称,黑作坊可以在市场上买回来一件正品,拿正品包装到印刷厂,说订多少货,四五天的时间就可以仿制出来。也有黑作坊会派人到正规品牌生产厂卧底,通过贿赂中间人拿到正品包装以及其防伪设计,再到印刷厂批量生产,有的直接打通印刷厂,从印刷厂拿到原版包装。购买原料这个环节更为容易。 黑作坊肯定没有正品配方,但可买到一些相似度较高的半成品原料,一些原料化工厂、淘宝店上都可买到,高低档原料都有。也可以买到糨糊状的成品原料,不用加工,直接灌装即可。 灌装这个环节更为简单,一台灌装机、一台封口机就可以完成。

该负责人说,在产销体系上各不相同。有假冒生产商就有自己销售体系,比如朋友圈或者其他店,或农村、城郊等偏远地区的实体店,作坊生产出来后就直接配送过去。据了解,一些假冒化妆品会销往三四线城市理发店、美容院。 便宜,销量大,消费者也难以察觉。

也有黑作坊是只产不销。 有一些商贸企业拥有自己的销售络,他们会来委托这些作坊进行生产,有的还会提供包装、原料。

这些假冒化妆品使用起来有很大危害。一是原料低劣,二是生产中没有经过任何检测,细菌和卫生环境标准不达标,产品质量根本没有保证。 该负责人坦言,一些假冒化妆品可能存在非法添加物质(如激素、消炎药物)、金属超标等问题,这些都可能导致使用者出现皮肤过敏甚至毁容,直接危害身体健康。

捍衛:正品老板花500萬元打造防僞體系

白雲區食藥監局相關負責人說,2015年化妝品監管工作重在打基礎,大規模開展普法教育,摸質量穩定、維護保養簡便。相比之下清企業底數,落實企業主體,分步驟有計劃地對源頭生産企業和終端銷售企業開展專項整治行動,引導企業規範生産、合法經營,營造良好的生産經營環境。

说起打造自主品牌,该负责人说,白云区一家企业仅推出有高度防伪性的产品包装,就花费500万元。包括了包装设计费、印刷费,还要与印刷厂签订保密协议。 这一老板告诉我,在公司,产品包装上的最后一道防伪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该负责人还表示,除了包装防伪,一些企业还要搭建自己的营销络、找人做代言、做广告,这不是一个两个钱能砸出来的。 国家对化妆品生产厂房面积、卫生条件都有严格的标准。与之对比,造假几乎是零成本的。 该负责人说。

國內化妝品

三宗罪

假貨難禁

啥火山寨啥,當下銷售火熱的名牌洗護、韓妝是假冒重災區。廉價的成本,高額的利潤,我國需求旺盛的市場和相對低廉的法律成本成爲滋生假貨的溫床。

虛假宣傳

有些化妆品宣传称 一周美白 、祛痘、抗衰效果等,现在新《广告法》实施后,虛假宣傳的成本有所增加,这种行为有所收敛。

血統危機

一些化妆品本土企业只是在国外注册了一下,生产销售全是在广州,却冒充 洋品牌 , 装成欧美正统血统 ,备受公众质疑。(肖桂来)

(來源:)

二歲半寶寶不愛吃飯怎麽辦
小孩脾虛便秘怎麽調理
湘潭白癜病醫院
友情鏈接:
(function(){ var canonicalURL, curProtocol; //Get the tag var x=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link"); //Find the last canonical URL if(x.length > 0){ for (i=0;i